您好,歡迎您訪問本網站 今天是:

媒體報道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媒體報道

廣陜高速 北向出川第一條“高速蜀道”


來源:成都商報2017-11-30第10版       發布時間:2017/12/4 16:54:32     點擊率:1761

res01_attpic_brief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廣陜高速橋隧比高,高架橋多



  G5京昆高速是貫通我國南北的交通干線。從成都出發,在四川境內途經成綿段、綿廣段和廣陜段,可以全高速直達西安。其中,廣陜高速最后通車,其修建也尤為艱難。建設者們在崇山峻嶺中用現代公路的最高形式——高速公路打通蜀道。

  “盡過奇絕處,不負有平生。”2011年5月23日,廣陜高速全線通車,從成都駕車到西安僅需8小時。當時負責建設的四川高速川北片區公司總經理周大川引用古詩《棧中》的詩句,總結波折重重、攻堅克難的那兩年。

  成都商報記者 嚴丹 攝影記者 張直

  打通“腸梗阻”

  車流量超10倍 廣北二專路不堪重負

  上世紀90年代,四川就把打通北上出川通道放在首位。

  1998年建成通車的國道108線廣北段二級汽車專用公路(簡稱“廣北二專路”),是四川省繼成渝高速和成綿高速之后,建成的第三條高等級公路。人們為此驚嘆,“蜀道從此不再難!”

  然而,隨著西部大開發的腳步,廣北二專路上的車流量開始猛增。特別是5·12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后,全國各地支援災后重建的車輛多數經廣北二專路入川。當時該道路日車流量最高達4萬多輛,超過設計通車流量的10倍!

  廣北二專路是雙向兩車道,南北卻分別連接雙向四車道的高速公路,頓時變成川陜路上的“腸梗阻”。2008年年底,七盤關堵了4天3夜。2009年3月,川陜交界處一次長距離大堵車,再次引起社會關注。也就是在這個月,受地震影響變更設計方案的廣陜高速終于全線開工。

  速度換時間

  梁板“蒸桑拿” 創造“七盤關速度”

  如果說廣北二專路是川陜路上的“腸梗阻”,那么,七盤關外連接西漢高速的路段,便是“腸梗阻”中的“瓶頸”。由于該路段彎多、坡陡、路窄,當時大貨車只能以每小時5公里左右的速度緩慢通過。多次大堵車都由這個“瓶頸”造成。工程指揮部立下“軍令狀”,七盤關外入川1.5公里提前10個月通車。

  這可愁壞了時任項目經理張小波。2009年3月才進場,5公里合同段正常工期為24個月,4月就接到次年春節前通車的要求。

  雖說僅有1.5公里,但要打通一座隧道、架設兩座大橋,他覺得是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務”。經驗不足、壓力大、寢食難安,張小波搬到工棚里,甚至守著工人熬夜施工。站在預制場看著尚未預制完成的梁板,他心急如焚,淚水不爭氣地往下掉。

  川陜邊界,靠近北方。為加快梁板生產進度,一種在高寒地區才使用的“冬季蒸汽養生”法引入,施工單位架起鍋爐,利用鍋爐產生的蒸汽對預制梁板進行“桑拿”,使成品時間從72小時縮短至10小時。廣陜高速全線共安裝鍋爐26臺,推廣“蒸汽養生”法。在搶通過程中,工程還遭遇了兩次特大洪水。設備、材料被沖走,施工便道、便橋被沖毀,恢復施工重新修建,又要多花時間。

  盡管天公不作美,2010年2月10日,七盤關段在各方努力下正式通車。北來車輛由廣陜高速公路七盤關段入川,北去車輛仍通過廣北段二專線出川,進出川分離,交通壓力得到有效緩解。如今,一座隧道兩座橋梁,入川僅需幾分鐘,就把七盤關甩到身后。“為修建廣陜高速,很多年輕項目經理熬白了頭。”時任四川高速川北片區公司總經理周大川感嘆。

  空間換時間

  首次!“空中預制場”建在大橋上

  兩旁是連綿的青山,橋下是波浪滔滔的嘉陵江水,行駛在廣陜高速上仿佛穿梭在山水畫中。廣陜高速全長56公里,其中陵江至瓷窯鋪10公里由原來的廣元過境一級公路改建,瓷窯鋪至七盤關46公里全部采用新建方案。這46公里的橋隧比高達82.3%,是當時四川已建和在建高速公路中橋隧比最高的項目。

  全線27公里高架橋,17公里沿嘉陵江修建。看著嘉陵江特大橋上的滾滾車流,你一定想不到這里曾是一個“空中預制場”。

  這座橋是廣陜高速的重點控制性工程,其建設進度直接關系到整條高速的建設進度。若架橋沒有梁板,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,按時完成梁板生產是確保工期的關鍵。但大橋緊挨廣北二專路,不能因施工影響道路的正常通行。再加上廣陜高速所經走廊都是沿嘉陵江和潛溪河的V型河谷,施工場地十分狹窄。橋下河灘上空間有限,周邊又沒有預制場。四周沒空間,建設者就從空中要空間。在大橋架設了三四跨以后,一個50米T梁預制場在橋上開工,生產出來的T梁,就從中間往兩邊架設。這樣在離地面20多米的橋梁上建立大型預制場,廣陜高速上還有好幾個。這樣不僅解決了預制場的用地,還有效節約了施工時間,在四川高速公路建設史上還是首次。

  安全保時間

  17處跨越 每一步都要出方案

  廣陜高速全線有17處與廣北二專路交錯跨線,為確保安全,每一次施工都要編制專項安全施工方案。高空作業、提升吊裝設備、交叉作業、工地臨時用電等也都要有專項安全管理方案,確保施工作業無事故。同時,跨越廣北二專路架梁時,實行嚴格交通管制。而爆破在施工中也在所難免,安全尤為重要。廣陜高速最大的爆破施工點位于廣元市朝天區青咀子古滑坡體危巖,共有10萬方需要爆破。爆破點距朝天城區僅1公里。為確保安全,攀枝花路橋公司精心設計爆破方案,邀請專家反復評審,最終確定采用震動度小、安全性高的深孔毫秒連續松動爆破。8噸炸藥的爆破,堪稱完美!一聲悶響之后,沒有沖天的硝煙和飛石,連最近的民房玻璃都沒有損壞。

  建設人物

  為按時搶通 狂瘦20斤

  “拼命三郎”整整一年沒回家

  廣陜高速沿嘉陵江、潛溪河修建,穿越明月峽、古家山,修建龍洞背大橋跨越龍洞背大峽谷。站在廣北二專路上近觀,峽谷谷深風大,地勢險峻,大橋每根樁基都扎根在石灰巖上,且坡度均超過45度。當時負責修建龍洞背大橋的標段項目經理廖永和,被稱為“拼命三郎”。

  這個跨度達145米的大橋,是全線施工難度最大的地段之一,也是關系能否按時通車的重點控制性工程。所以從到工地的那一天開始,廖永和幾乎都處在臨戰狀態。

  由于大橋采用無支架施工,全段403根橋梁樁基在堅硬的巖石上開孔,平均每個孔耗時要比同樣深度的孔多用1/3的時間。

  巨大的壓力之下,廖永和的體重急劇下降了20斤,妻子聽說后在電話里哭著要辭掉工作,到工地上去照顧他,但被廖永和拒絕了。

  雖然從成都到廣元已可全高速直達,但整整一年時間,他都沒回過在成都的家。有一次,妻子從成都去看他,他知道后,馬上打電話勸妻子返回。“老婆,我知道你心疼我,我不愿你看到我現在的樣子,只要我不倒下,就一定要按時搶通廣陜高速。到那時,我才能風風光光地回來見你們!”

  有了廖永和千千萬萬建設者的艱辛付出,2010年5月7日,這座曾是四川第二長跨的彩虹橋完美跨越龍洞背大峽谷。

  最新消息

  明年打通第三條北向出川高速通道

  日前,巴陜高速公路二期首段南江北至關壩段正式開通。成都商報記者從省交通運輸廳了解到,連接川陜兩地的第三條出川高速將于明年打通。

  巴中至川陜界高速公路是《四川省高速公路網規劃》中成都引入線——成都至巴中至川陜界高速公路中的一段,路線起于川陜兩省接線的米倉山隧道省界處,止于巴中市東興場劉家壩,與廣巴高速公路、巴南高速公路相接。巴陜高速全長約117.5公里,設計速度80公里/小時,為雙向四車道。目前,總計開通97公里,剩余20.5公里,主要是位于川陜界的米倉山隧道和石橋河特大橋兩個關鍵性工程,預計在明年9月底之前實現全線通車。

  巴陜高速建成后,將與廣陜高速、達陜高速構建起四川北向出川三條高速公路通道。

  成都商報記者 嚴丹 攝影記者 張直




足彩胜负彩玩法规则